东方市百科

广告

你去过俄贤岭吗?

2012-03-14 16:55:09 本文行家:萤萤美代子

走进东河盆地,走近俄贤岭,你会感受到东方人民改造自然、创造生存环境的伟力与精神,你会沉醉在一个恍若仙境的黄花梨天地里,从而体味到一种返璞归真、回归人性的温馨。

     

    俄贤岭俄贤岭

           俄贤岭位于东方的东部地区,是东河盆地里突兀而起的高山。东河盆地是黎族同胞的一个古老的聚居地,又是黎族节庆“三月三”的发源地。早在宋代大观三年,宋王朝在东河盆地设置了岛上少数民族地区唯一的镇州,开启了黎族封建制度文化的先河,使黎族同胞从此受到了中原汉文化的熏陶,较早地使用了中原汉民族的铁器农具,掌握了当时较先进的农耕技术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东河盆地浓缩了黎族文化的精华。

      东河盆地有得天独厚的人文资源,俄贤岭就像是盆地中的宠儿。巍峨挺拔的俄贤岭是东方境内最早迎接日出、播撒云雨的大山。俄贤岭的土质、气候、阳光、雨露最适合黄花梨树的生长。自古以来,俄贤岭出产的黄花梨,以木质坚硬、纹理细美、色度亮泽、鬼脸灵动、品质高雅的特质而驰名天下。天地造化了俄贤岭,造化了黄花梨。而居高独尊的俄贤岭,在悠悠岁月中见证了东方这块福地的沧海桑田。

        东方的黎族同胞历来把俄贤岭尊为神山、虔诚膜拜。这不仅是因为“山高通神”的神文观念使然,更主要的还缘于一个俄贤岭与黄花梨的远古神话传说。这个自古在民间流传的神话,说的是在远古年代,一次滔天大水淹没了俄贤岭山脚下方圆百里的地方。当滔天的洪水将吞噬一切生灵的时候,有一对黎族青年恋人———阿贵和娥娘,正在高滩石洞里幽会。眼看洪水就要淹没到洞口时,阿贵急中生智,砍来了一根大树枝和山藤,俩人相互把身体捆绑在树枝上,任洪水漂泊。

        后来,洪水把他俩冲到了俄贤岭的半山腰上,紧紧地夹在几棵黄花梨古树中间。有道是大水无情,古树有眼。这些黄花梨古树好像是有意成全人间一桩美好的姻缘。阿贵是美孚方言的一个黎峒峒主的儿子,是个仗义、刚强的小伙子。俄娘是哈方言的一位貌似天仙的的姑娘,勤劳贤慧,远近闻名。可是古时候,黎族不同方言的男女是禁止通婚的。因此,阿贵与娥娘的恋爱,一开始就遭到了双方父母和族人的极力阻挠。

        但是,阿贵与娥娘对爱情忠贞不渝。这场突如其来的水灾,使他们失去了家园,亲人们有的死了,有的颠沛流离,不知去向。洪水过后,阿贵和娥娘只好在俄贤岭住了下来。他俩患难与共,一起打猎、一起采野菜,顽强地在山上生存着。一年以后,阿贵和娥娘选择了吉日,以黄花梨古树为媒,拜了天地,拜了大山,结成了夫妻。从此,阿贵和娥娘把山上的黄花梨古树视为神树,顶礼膜拜,精心保护。

      阿贵和娥娘在俄贤岭上生活了大半辈子,养育了九个身强力壮的儿子。儿子们长大后,陆陆续续下了山,娶山下各峒的女子为妻,繁衍后代。过了若干年后,九个儿子先后分别当上了山下九个黎峒的峒主。阿贵和娥娘仙世后,儿子们遵从父母的遗嘱,发动九个峒的黎族青年,分别在俄贤岭的九座山峰上都种植九百九十九棵黄花梨树,以表示对黄花梨的感恩、对俄贤岭的尊崇,以及对父母的悼念。百年之后,俄贤岭的九座山峰上,长满了参天遮日的黄花梨树。后来,俄贤岭一带的老百姓出于对阿贵和娥娘的崇敬与怀念,就把俄贤岭叫作“娥娘九峰山”。

      俄贤岭的黄花梨和这个美丽的神话传说,共同铸造了俄贤岭耀眼的光环。可是,自宋代到新中国成立以前,俄贤岭上的黄花梨古树几乎被砍劫一空。多少年来,看着俄贤岭惨遭的横祸,这里的黎族同胞心里一直流淌着血。今天,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千千万万个阿贵和娥娘的后裔,他们天生并不脆弱,也从不怨天尤人。他们用一种阳光的心态,客观地看待俄贤岭过去的不幸。他们深深懂得,只有感恩,才能弥补过去,创造未来。

        为了感恩社会、感恩自然,在市政府的引导与扶持下,东方人民用短短的二三年时间,就奇迹般地在俄贤岭方圆百里的土地上,辛勤种植了三百八十多万株黄花梨树,培育了一个黄花梨生态环境,并迅速发展了黄花梨经济文化产业。
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萤萤美代子Fighting~~~~~~~~~~~